微利时代下的高机行业,工程机械界少有的蓝海市场,如何抓好“四板斧”?
发布时间:2022-11-10 09:23     发布人:    浏览量:227次

最近高机行业出现了一个新鲜话题——“微利时代下的高机行业”,把高机行业的现状和困境都摆在了台面上。对于这个话题,江苏东虹总经理李洪刚先生更是感同身受。

有关数据显示,有79%的租赁商表示近两年生意受影响较严重,营收出现下降甚至亏损。疫情影响、竞争压力大、人员投入大、设备维修成本高......

1、疫情下的高空作业

高空作业平台作为建筑施工机械化的重要装备,其应用领域快速向下游各行业延伸,并形成了行业需求不断扩大的趋势。

自2015年起,国内高空作业平台市场开始快速爆发。销量及保有量持续攀升,尤其19年以来,接连呈现翻倍增长趋势。高空作业平台由一片亟待发展,潜力无穷的“蓝海”,一跃成为发展空间巨大,引人注目,竞争激烈的“红海”。

目前行业正面临着曾经挖机行业和吊车行业相似的局面,租金下降,现金流吃紧,打价格战,资产快速贬值。而如何破局,这成为了所有租赁商思考的问题。

当租金难以补充现金流时,就需要练内功,把粗犷式的管理转换成精细化的管理,以此来节约成本。比如,开源节流,人员优化,二手机处置、优化车型结构等。

当下中国租赁租赁商都在做不考虑租赁成本的租金,也就是恶性的价格竞争。竞争还会加剧,也就是说竞争始于今天,激化于未来。中国应该已经是全球最低的租金回报的区域。企业想要生存下去要回归赚钱盈利的本质。

目前中小型高空作业平台租赁企业设备采购欲望很低,与2019年形成了鲜明对比,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30%与疫情因素有关,70%则是租金下滑的速度已经超出了大家的预想。出于对投资回收周期和应收账款的考虑,中小型租赁企业新设备采购的欲望普遍降低。

微利时代下的高机行业,工程机械界少有的蓝海市场,如何抓好“四板斧”?

2、高机作业四板斧

毫不夸张地说,高机行业正在面临蓬勃发展后的第一个“大坎儿”,所有从业者都被裹挟在这场激荡的漩涡当中。只有抓好“四板斧”,才能激流勇进。

第一板斧:从服务上提高企业竞争力

“影响最大的因素还是疫情,第一工地需要停工,第二当地的工人可以施工的情况下,材料又运输不进来,还是得停。工地联系我们租赁商报停,我们收入就完全是0,但是设备的贷款还得还,只出不进,压力很大的。"说到行业动荡,租赁商最有发言权,在面对记者的时候,江苏东虹李总只有满满的无奈。

在疫情的影响下,租金持续下降,租赁商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价格竞争日渐激烈,这些是每个租赁商必须正视的问题和挑战。

李总说:“准入门槛太低了,前期投入很小,这是很大的问题,说白了只要你能把设备租出去,你就能干这行。这对厂家来说当然是好事,但是对我们来说就是相当大的竞争力不断出现。蛋糕就这么大,分的人越多,每个人拿到手的蛋糕就越小。但是这个问题只能积极应对,从自身进行改变,从服务上提高竞争力。所有同行也要理性竞争,越是困难越要团结一致,大家一起渡过难关。”

第二板斧:保障安全就是在降本增效

高机行业想要降本增效最需要重视的就是“安全”,中国的高机行业,就像一个快速膨胀中的孩童,还没学会走就要开始跑。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安全问题在没有法律约束的情况下推进很艰难,这造成了大量不可预计的损失和后果,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人员安全和工程效益。

根据IPAF安全报告显示:中国的机队总规模以惊人的速度增长,2021年MEWP总数达到近330,000辆。到2022年底,机队总规模预计将达到435,000至440,000辆。经过多年的快速增长,预计从2023年起,机队增长将更加温和,但是不排除未来五年超过美国的可能性。

高空作业从交付、转场运输,到实际应用,甚至到日常保养、储存,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着安全隐患。在当前的高机行业中,最缺乏的就是从上至下的“安全意识”。为了赶工期、为了方便、甚至只是偷个懒,就可能酿成大错。作为设备生产厂家,要加强设备使用安全,积极推动行业安全培训;作为租赁商必须自身具备安全意识,才能把安全规范传递给客户;设备终端使用者要警钟长鸣,强化对自身生命财产安全的重视。当所有人都从自身做起,对行业安全做出表率,长此以往,才能建立更安全、长效的行业生态环境。

第三板斧:选择能够长期持有的设备来应对风险

高机行业在蓬勃发展后出现的新问题也已经无法忽视:随着租赁车队总数迅速扩大,随之而来的是租金的进一步下滑,从而导致了租赁公司的利润下降。当前行业现状下,如何降本增效成为了租赁商需要思考的问题。

设备是租赁公司的心脏,设备的采买以及维护是租赁公司成本支出的重要部分。如果能够延长设备的使用周期,降低采买成本,那么就能够提高租赁公司的利润。

从业者如何有效应对微利时代的压力?首先来说,采买质量过关、经得住时间历练的设备是第一要务,机队当中个别设备三天一小修,五天一大修,维修成本甚至大于租赁利润肯定不行。其次,现在的设备前期投入时间相比以前拉长了很多,所以你的设备只有在还完贷款后依然保持不断工作,才算是真的开始为租赁商赚钱,而不是给厂家“打工”,所以保证你购入的设备在5~6年后依然保持健康也是重要一环。

第四板斧: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除了设备的使用寿命问题,如今租赁商们对如何赚钱已经不敢“奢求”,如何做出改变、做好应对,保持企业屹立不倒,才是重中之重。某租赁商向记者说道:“行情好的时候,企业年营收两千万元是可以轻松做到的,所以公司扩张得很快,设备购入也不间断。但是疫情后利润越来越少,公司不得不开始通过优化内部管理来实现降本增效。”这样的企业现在屡见不鲜,不管是“龙头”还是“小微”,大家都在默默承受着疫情和行业发展带来的双重压力。

值得欣慰的是,对所有从业者来说,即便当下情况再艰难,谁也没想过放弃。大家都坚信困难是暂时的,等疫情结束,行业就能恢复以往的欣欣向荣。

高机租赁是一场“持久战”,每个人都要做好长期攻坚克难的准备,这条路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而如今大家正在这个行业最艰难的时刻。越是市场下滑的时候,越是需要积极有为的从业者。所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如何开源节流、加强服务意识、优化管理、做好市场下沉,是所有租赁商需要考虑好的问题。

3、蓝海市场间的竞争,从未止步

高机产业被视作中国工程机械子行业中少有的“蓝海市场”之一,近5年来持续高速增长,在今年上半年工程机械销量疲软时,升降工作平台这一品类仍保持着正增长,并持续向好。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统计数据,2022年7月销售各类升降工作平台18877台,同比增长20.4%;2022年1-7月,共销售升降工作平台118365台,同比增长19.6%。

高机市场发展前景非常可观,可同时也迎来了更为激烈的竞争。国内工程机械巨头已纷纷战略进军高机,且发展迅猛;国内老牌高机制造商也同样扩产不断:

2022年开年,高机领域便迎来大动作,三一重工斥资1亿元成立三一高机,强势进军高机市场;

3月份,加拿大品牌Skyjack签署亚太区总部及生产基地投资合作协议,并投资9000万美金用于生产剪叉式和臂式高空作业平台,范围将辐射整个亚太区业务;

7月份,柳工发布LT20JE电动直臂式高空作业平台和LA20JE电动曲臂式高空作业平台,标志着未来柳工将在高机领域开启电动产品和高米数产品的研发;


近日,山河智能与格林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打造动力和储能用锂离子电池闭环产业链,未来将共同开发工程机械用锂电池系统,届时山河智能也将加大电动高机的投入力度。

2022年以来,在各种因素影响之下高机市场有所下滑,可即便如此也没有妨碍众企业涌入高机领域的步伐。三一新品发布,外资布局,柳工拓线,高机市场的发展前景毋庸置疑。

4、从厂家到租赁商,“全员内卷”

在周期下行的工程机械行业中,高机领域有着独有的发展空间,将在迅猛发展中完成快速洗牌,相比中小型企业,工程机械巨头优势明显,但在“鲶鱼效应”下的高机市场,从厂家到租赁商,各企业已被迫进入高机行业“内卷”中。

对厂家而言,在二三十年之前,任何企业下线一个型号都是一件值得记录的事件,现如今随着企业的创新发展,高机产品型号越来越丰富,部分企业将产品一而再、再而三地细分,加速了产品更新换代,价格却越来越低。价格“内卷”的现象使得行业竞争愈发激烈,此次三一新品的加入估计也会使得未来一段时间内车价降低,租赁价格按以往惯例恐怕也难以维持现价。

与此同时,为了销量和市占率,厂家也在不断改变销售模式,噱头层出不穷,新机需求小,便以租代售。截止到目前,行业四大龙头企业或投资、或成立了自己的租赁公司,加入了高机租赁的“内卷”中。

据统计,2021年,中国高空作业平台保有量约为38.44万台,租赁市场保有量为31.88万台,租赁市场占比为82.94%。市场潜力巨大,但对租赁商而言,近几年因资本的搅动,快速压低了行业收益水平,在加快整个租赁产业成熟的同时,也大幅屏蔽了新进租赁商的可能性。同时,租金也在进一步下滑,6米平台的剪刀车,月租金普遍下滑到1500元以内,更有甚者跌破1000元,仍在不断下探。

租金下滑,收款难,人工成本不断上升,部分厂商持续大幅度降低新机售价,高机租赁的投资回报周期被大大拉长,只靠租金就能盈利的时代已经远去,已进入微利“内卷”时代。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各类工程机械行业,上上下下的波动才是常态,竞争一刻未停,而三一此次的强势加码也将对高机市场以及租赁市场带来更广泛的连锁影响。但不论怎么说,高空产业的从业人员,还是应当坚定信念,扎根市场,持续发展,才能在“全员内卷”的漩涡中摆脱出来,实现超越!